相爱的伏笔

      文/张小娴

      有人说,时间不是直线的,而是弯曲重叠的。有时候想想,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。人生许多的相遇,实在印证了时间的诡秘。

  你想起一个人的时候,他刚好想起你。

  你这阵子常常想起一个很久没见的朋友,今天,你竟然在别人口中听到他,或者是在路上迎面碰到他。

  这些还不算诡秘,最难以解释的,是男女之间的相遇。

  你爱的那个人,在邂逅之前,曾经以其他形式悄悄在你生命中出现吗?他曾否跟你擦肩而过?

  某天,你从朋友那里听到一个名字,甚至惊鸿一瞥,当时没有放在...

我还不够好

        文/张小娴 

         从前,男人向女人求婚,最经典的承诺是:

  “我会令你幸福。”

  可是,这六个字的承诺,已经落伍了吧?

  最时髦的承诺,是五个字的,不是“婚前协议书”,而是:“我——还——不——够——好”。

  结婚,根本不是你承诺我一些什么,或者我给你什么承诺。

  假如要结婚,是我对自己的承诺。

  结婚,既是两个人的事,也是一个人的事。是两个人的事,因为我不能跟自己结婚。是一个人的事,

两地时间与想念的人

      文/张小娴

      从美国回来的表哥和他的朋友到台北玩。第一天吃午饭的时候,我发现他们两个的手表仍然是美国时间,并没有调到台北的时间。

  我笑着问他们:

 “是不是在美国有想念的人?”

  他们两个微笑不语。

  因为在出发地有想念的人,所以,无论身在哪里,离家有多远,还是不愿意把手表调到当地时间。

  人在异乡,只要望一望腕上的手表,便知道这个时候对方大概在做些什么。只要是这样,想念也是甜的;而所有的牵挂,也有了一个落脚点,像风筝没有离开线轴。

  看看手表,是晚上...

辞职吧!我养你!

         文/张小娴

         恋爱中的女孩子,在工作不如意时,大抵都听过男朋友说:

  “辞职吧!我养你!”

  虽然在工作上遇到挫折,只要听到对方这样说,会马上变得甜丝丝的。

  “你养我?养我很贵的啊!”

  “我顶多辛苦一点!”他义无返顾地说。

  那一刻,他的确是真心的,甚至忘记了自己一个月的薪水有多少,够不够养活另一个人。

  作为一个女人,如果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跟你说这句话,那未免太可怜了。

  然而...

只能有一张时间表

       文/张小娴

        相爱之前,两个人是各自拥有一张时间表的。相爱之后,只能有一张时间表,不是依你的那一张,便是跟我的这一张。

  在放弃自己那张时间表的时候,我们不但毫无怨言,甚至还是满心欢喜的。为了能够多点机会见到你,我甘心情愿跟你的时间表生活。我的一切都是可以调动的,我跟其他人的约会,都是可以改期的;甚至我休息和吃饭的时间,也可以跟从前完全不一样。你的时间表,就是我的。

  为什么不是你跟我的时间表生活,而是我跟你的时间表...

最后的情书

       文/张小娴

      亚洲女富豪龚如心被勒索案开审,控方呈上龚如心失踪丈夫王德辉四页遗嘱的条文。

  其中的内容包括:

  ……我爱妻子,世上她是我最爱,在我死后,任何属于我的财产物业,我的身体,都属于我爱妻。

  One Life One Love

  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,真想要那样的遗嘱。

  吝啬出名的王德辉夫妇,青梅竹马,十分恩爱。看过一篇龚如心的访问,龚说,她一向喜欢梳辫子。一次,她陪王德辉应酬,对方看到她的辫子,批评了几句,大意是说那两根辫子不太

不会太早,也不太迟

         文/张小娴

         著名女伶在接受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发的“终身成就奖”时发表的谢辞,赢得了全场的掌声,她说:

  “世事往往很奇妙,不是来得太早便是太迟。”

  美好的东西总是没有在适当的时候来临,这是大部分人的遗憾。可是,什么是适当的时候呢?

  我们都是贪婪的,总希望同时拥有一切,总希望时间表是由我来编的。可惜,迟或早,根本不是我们去选择。

  工作上,我们不是忙得喘不过气来,便是清闲得要命。...

最幸福的一种坏

文/张小娴

        幸福,往往是某种程度的依附。有一个人,在感情上和生活上对我们的依附真心欢迎,那才是幸福。

  一个人生活,可以很快乐,可是,只有一个人,便不能说是幸福。

  幸福,是和另外一个人或者一些人发生某种关系,那可能是你的家人,也可能是你爱的人。

  虽然说起来很小女人,可是,我是喜欢依附着别人的。

  我希望有一个人能够为我决定所有事情,工作上的决定,以至买哪一件衣服,也不用我三心二意。当然,他的决定最好也是我心中所想的。

  我希望他能够猜中我的心意,不用我说出来。他为我做的事,我不需要知道那个过程...

高傲地发霉


     文/张小娴

          跟旧同学见面,她刚刚失恋了。

  “我本来不爱他的,后来不知怎么爱上了,现在竟然是他不爱我。”

  故事通常是这样的。你原本是不在乎的那个,到头来却是你不被对方在乎。

  “认识他许多年了,一直是朋友,做梦也没想过会喜欢他。一天,发觉他身边有其他女人出现,我突然觉得我会失去他,然后,我爱上了他。”她说。

  也许,她并不是真的那么爱他,她只是不想失去一个忠诚的守候者。

  有一个男人很喜欢你,对你千依百顺,每天都打电话跟你聊天,你知...

© 小小邓 | Powered by LOFTER